爱伦·坡的恐怖小说带有浪漫主义的特色。纵观爱伦·坡的恐怖小说创作,其故事主题大都“揭示了人类意识及潜意识中的阴暗面”,这一点显然迥异于同时代的其他浪漫主义作家。爱伦·坡以恐怖小说这样一种特殊的文学形式深入刻画与呈现了非现实状态下人的精神状态和心理特征,试图“以非现实、非理性的表达方式来揭示现代人的精神因顿”。他借助想象奇特、恐怖怪异的故事情节,通过夸张、隐喻和象征等修辞手段表现人性的危机,激起读者浓厚阅读兴趣的同时,震撼心灵,发人深省。

爱伦·坡的创作原则是其“效果说”理论,他选择“死亡”作为其文学创作的主题是由他的这个创作原则决定的。坡认为,无论是创作诗歌还是小说,作家必须讲究效果的统一,必须时刻想到预定的结局,要使每一个情节变得必不可少。他在《评霍桑的“故事重述”》中曾经这样阐述自己的创作原则:“聪明的艺术家不是将自己的思想纳入他的情节,而是事先精心策划,想出某种独特的、与众不同的效果,然后再杜撰出这样一些情节——他把这些情节联结起来,而他所做的一切都将最大限度地有利于实现在预先构思的效果”。使“每一事件,每一描写细节,甚至一字一句都收到一定的统一效果,一个预想的效果,印象主义的效果”。他强调作品对读者所能唤起的情绪和产生的效果。在“创作的哲学”中,他认为,故事的首要目的是要在情感上扣住读者的心弦,产生最激动人心的效果。

死亡主题是通过谨严紧凑的结构和作品的简洁而表现的。爱伦
坡的作品形式精美,技巧圆熟。爱伦
坡在《评霍桑的“故事重述”》里,强调了作品的简洁和统一效果。在写作中,他还平萍理留情节和结构的高度简洁,小说中通常只有两个,最多三个人物,也没有离题的枝节和无关的装饰品。在他看来,一位技巧高明的文学家在写作之前,必须成竹在胸,深思熟虑,为实现预期效果而选择和组织情节,并且不应该有一个词的意向直接或间接与预先的构思无关。为更好地揭示死亡主题,他坚决排除与主题不相关的情节,要求作品必须有精美的艺术形式,必须体现内容与形式高度统一的原则。他认为,为了保证效果的统一,首先要考虑的是作品的长度。他说,一首诗或一篇小说不能过长,要让读者能“一口气读完”。否则,尘世间的杂事就会干扰读者的阅读和欣赏,破坏作品效果的统一性。为此,他精心地设计结构,以求达到形式与内容的完美统一。

图片 1

与爱默生、惠特曼等主流作家乐观自信、热情洋溢的格调不同,爱伦·坡通过展示死亡与丑恶来表现自己独特的浪漫主义灵感,以象征、隐喻的方式表达自己对世界、对人性的理解。他的恐怖小说常常置景于深渊、城堡、暗室、暴风雨或月光之下,人物备受孤独、死亡意识与精神反常的折磨,读起来令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宛如噩梦一般。爱伦·坡文笔考究,运词精当,通过构思设计惊险奇绝的情节,在恐怖小说中向读者极力描绘了一个个常人难以想象的怪诞事件和恐怖场景,制造意境,渲染气氛,准确达到作品预期的艺术效果。

在建构幽默小说故事情节时,爱伦·坡明显吸纳了边疆幽默故事的叙述模式,有时让叙述者参与故事的发展,有时又让叙述者置身故事之外,总是穿梭在故事的内外,既能感受主人公的内心思想.又能用现实主义的白措手法对故事进行客观叙述,所不同的是,爱伦·坡的故事更加缜密,更加精致,更加注重效果的追求,手段更加多样丰富,显示出更强的文学性,从而大大提高了美国幽默文学的文学品味。幽默大师马克·吐温虽然批评过爱伦·坡,但其幽默小说的叙述模式与爱伦·坡的小说有着明显的相似性。

爱伦·坡的幽默小说里不乏滑稽幽默人物。对这些人物的原型加以考察便会发现.他们的塑造其实是爱伦·坡对许多熟知的人物独具匠心的滑稽戏仿。在对人物的戏仿过程中,爱伦·坡总是喜欢用反语和双关语,以此表达他对人物言行的讽刺;有时为了突出入物滑稽幽默的个性,爱伦·坡甚至会采用改写或者颠倒的方式来对语言进行加工。

图片 2

爱伦坡一生写了六七十篇短篇小说,虽然只写了四五篇推理小说,但是举世公认为“推理小说的鼻祖”。代表作《莫尔格街谋杀案》、《玛丽·罗杰疑案》、《被窃之信》和《金甲虫》都被奉为这类小说的先河,对后世起了很大影响。

侦探小说专家海克雷夫特认为:“作案地点安排在锁得严严密密的暗室;破案过程则用逻辑严谨、设身处地的推理等已成为爱伦坡写侦探小说的模式。”这一模式在140年来已为各国侦探小说家竞相师法,甚至被称为“侦探小说之父”的英国作家柯林斯那部名作《月亮宝石》里的克夫探长也是在爱伦坡的影响下产生的。

坡的大部分小说都具有哥特传统的因子。其特征主要凸显在小说叙事中所体现出来的细节方面的生活化以及具有魔术奇幻性的叙事情节,而这其中又不失叙事的现实感,他在精细的哥特环境氛围的描摹上和对叙事情节中偶然性的把控上无不流出怪涩恐怖因子这一独特的审美吸引力,我们也正是在这些方面的审美接受中能够透视出英国早期哥待小说传统对爱伦·坡在创作上的影响来。

值得一提的是,爱伦·坡的哥特小说也极具现实意义,它们映照了当下社会中人们已经异化了的心理状态:孤独、恐惧、焦虑、烦恼、绝望等。孤独而焦虑的人们基于“自体保存”的心理需求使自然产生了对崇高感的渴求:人们渴求能处于某种安全地带,在这里具有破坏力的对象对人们展以造成实际威胁和伤害,与此同时又能享受因恐怖、惊险、黑暗等引起的审美快感。

图片 3

坡的科幻小说既具有丰富的想象力,引人人胜,又不乏科学理论依据,令人信服。后世许多科幻小说家,包括现代科幻两大流派的奠基者一“硬科幻”鼻祖凡尔纳,“软科幻”代表威尔斯在内,都对坡推崇不已。他们的作品中,也或多或少有模仿坡的痕迹。因此,陈良廷称坡为科幻小说的前驱,施成荣也认为:“写出真正科幻小说的大作家是美国的爱伦·坡。”值得注意的是,坡的科幻小说并非一般的科普读物,同他的其它小说一样,也是坡对现实生活的一种曲折的艺术表现。

象征主义所谓“纯诗”的主张,最早是由爱伦·坡提出来的。爱伦·坡认为;“天下没有、也不可能有比这样的一首诗——这一首诗本身——更加是彻底尊贵的、极端高尚的作品——,这一首诗就是一首诗,此外再没有什么别的了——这一首诗完全是为诗而写的。”

图片 4

爱伦坡认为,对于诗来说,音乐是根本性的,“音乐通过它的格律、节奏和韵律等种种方式,成为诗中的如此重大的契机,以致拒绝了它,便不明智”’“音乐与给人快感的思想结合便是诗,没有思想的音乐仅仅是音乐,没有音乐的思想凭着其确定性则是散文。”诗歌通过其音乐性所赋予的是一种含混而不明确的情绪,这正是诗的目的所在,“正是在音乐中,诗的感情才被激动,从而使灵魂的斗争最逼近那个巨大目标——神圣美的创造。”

爱伦坡关于诗歌音乐性的主张及实践,对法国象征主义影响深远,以至于音乐性成为象征主义一个非常重要的共同艺术特征。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