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卡帕多西亚奇异的景观数百年来摄住旅行者的魂魄

图片 2

修道士们把洞内的岩石凿穿建起柱子和拱形门,再现了教堂建筑的内部结构

土耳其中部大陆横亘着一片如月球般荒凉诡异的地貌,奇异的景观数百年来摄住旅行者的魂魄。这片名为卡帕多西亚的陆地拥有巨大蚁丘般的完美圆锥、岩石凿出的教堂和复杂的地下城市——

复杂的地下城市

想一尝“穴居”滋味吗?位于卡帕多西亚的“洞穴旅馆”绝对能令您大大满足!“洞穴旅馆”是一座由6个岩穴组成17个独立房间的洞穴旅馆。完整保留当地文化特色的整体规划设计,巧妙创造出一个摩登舒适与传统文化和诣并存的空间,绝对是“您最小的亲密空间,却也给您最大的个人隐私”。

这是我在卡帕多西亚看到的一则旅馆的广告。时光退回到十世纪,甚至更早,两千多年前,这里每一处神秘的洞穴都是真实的避难场所。而21世纪的今天,洞穴却成了取悦游客的卡帕多西亚特色旅游产品了。时间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家伙!

地下城堡的存在,史书上曾经全无记载,是法国国王路易十四的一位出访土耳其的密使偶然经过,才揭开这个千载之谜。卡帕多西亚因此更增添了一份神秘色彩。

约2000年或更早以前,就有部族避乱隐居于此,利用天然熔岩洞改造成为隐居者理想的住所。这些挖掘的避难所,后来在抵御公元642年及其以后的阿拉伯人的进攻中,变成了理想的工事。

为了躲避阿拉伯人的搜捕,基督徒隐身地下保护自己,逐渐形成了完整的地下城市。更多人的加入,使这里的人口膨胀起来。地下城也越造越多,现在发现的就有令人震惊的四百座之多。到拜占廷时期,他们已经有能力抗衡阿拉伯人的进攻。

进入了其中一座地下城堡得林库育,深达85米,上下贯通7层,简直就是一个地下迷宫。跨进地下城堡的大门,四周昏暗、低矮。竖井、隧道和巷路林立,两旁是蚁冢似的房间。游客只能猫腰低背,沿着壁上的箭头标志曲折而行。稍微慢点,前面的人闪身不见了,满是洞穴的空间里孤零零就剩了自己,还真有点阴森可怕,不由加快了脚步。边走边想象当年,这些基督徒是怎么与入侵者斗智斗勇的。

这个多层的隐蔽的地下城市,据说最多的能容纳3万人。各层有梯子相连,并挖了数十条竖洞和外逃的秘密通道。基督徒对密如蛛网的地下世界的改造实在不能不令人称奇,外面世界有的这里也并不缺少:起居室、厨房、畜舍、酒窖、教堂、神龛、食物储藏室等应有尽有。地下城的每一层的出入口都设有“机关”,洞口上方置一个大圆石轮,若有敌情,启动开关,石轮会自动滚下,堵住进口。

每走一段,便发现一个又深又高的长筒形洞,深不可测,走近了,一股股清风呼呼吹来,这是换气孔,以保持洞内有新鲜空气,好像现在的中央空调一样。

深入地下好几十米,潮湿不是最大的问题么?神奇的凝灰岩具有既干燥又不吸收水分的特点,使得地下城里的生活很舒适。即使在今天,这些地下房间也被用来储存柠檬、柑橘和稻草。
基督徒们还在洞中开辟了许多酒窟,在地面上挖出大小不一的坑,有的存放葡萄,有的冷藏酒罐。

走出地下城堡,只觉得阳光格外灿烂。回想这无尽头的狭小地道,曾拯救过无数受难的生命和灵魂,而他们居然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也能过得舒适自在,卡帕多西亚人确实令人敬佩。

寻找回来的世界

自然界精雕细刻、巧夺天工之美,加上奇异大地上一度的基督教文化盛世,格雷梅国家公园和卡帕多西亚石窟群,作为自然与文化双重遗产,1985年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白天,在卡帕多西亚的废墟遗址里穿行着,享受着充足的阳光的沐浴,好奇地走遍每一个角落,和当地淳朴的农人打打招呼,和地毯店、葡萄酒店的老板们悠闲地侃侃价,喝着一小杯浓酽而甜蜜的土耳其红茶,耳边不时传来悠扬的阿拉伯语的唤拜声;傍晚,在山顶和土耳其朋友一起品着当地香醇的葡萄酒,落日映照之下,眼前的整个峡谷都被染成红色;晚上,被朋友拉到露天博物馆看夜景,在清朗如水的月光下,在露天博物馆的灯光里,我惊讶地看到一片童话般发光的城堡;夜深了,土耳其朋友却毫无睡意,于是陪着他们在酒吧里看了一场热烈的足球,领略了土耳其男人的热情奔放……在卡帕多西亚,时间彷佛放慢了脚步,也不再重要。

今天,信仰伊斯兰教的土耳其人就在教堂旁边耕作生活,尽管那些岩洞之外的生活已经变化,现代化的房舍已经出现。但还是有很多土耳其人习惯于洞穴生活,有些山洞变成了土耳其居家的住所,另一些则用作贮藏室或牲畜厩棚。

所幸,奥斯曼帝国统治的500多年里,没有人曾想过去毁灭这些神奇的遗迹。我更愿意这样来想:承接着历史,心怀宽广的土耳其人默默地守护着这样一片神奇的自然与文化遗产,这些其实还是源于塞尔柱时期的宽容之风的延续与发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