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1493年和1494年间,唐寅的爹妈、老婆、妹妹,相继归天。身遭家庭巨变,再加上老祝的劝告,唐寅终于安心下来,发愤念书。之后于1498年,加入南京乡试,一抬高中第一名解元。
在唐寅 解元
的美名响彻东南之际,美妙的前程向他铺开了。假如一切顺利,等候着他的也许就是连中三元。他不但大概成为苏州继吴宽之后的第二个状元,也大概打破王鏊在连中解元,会员后,因廷试时遭人妒忌,录为探花的遗憾。总之,他也许会成为大明建国以来第三个连中三元的人物,从此飞黄腾达。
在粉丝们的跟随下,唐寅于第二年赴北京会试。自得狂妄,裘马扬扬的唐寅,却不意祸起萧墙,身陷考场弊案。最后虽不作追究,却从此被打消科考资格。唐寅的人生一下子跌到了谷底。
其实,对于唐寅的人生遭际,有人却早有预见,这个人就是文林。在唐寅高中解元,意气风发之际,文林写信给落选的儿子文徵明,慰藉他说:
子畏之才宜发解,然其人浮躁,终恐无成,吾儿他日远到,非所及也。
其人浮躁,终恐无成,一语点中关键,真所谓老姜之辣;寄语儿子他日远到,非所及也,真是知子莫若父。后来小文虽屡考屡败,平生连个举人都没中上,然望高德颐,享年九十,如此福寿,岂是唐寅能比?
考场案后,唐寅从此绝了仕途。据江兆申先生考证,唐寅此时正式拜周臣为师,从此明了了自己作为职业画家的人生方向。至于缘何拜周臣为师,显然周臣的画法更符合唐寅对山水画的观点,也更受市场欢迎。可以想象,在那时的苏州,只管沈周的名望在崛起,但依然是周臣而非沈周,占据着苏州府艺术市场排行榜老大的职位。
为排解忧闷的心情,也为将来的职业生涯做好准备,1500年,唐寅作了长达九个月的观光。过长江,上庐山,览黄州赤壁,登岳阳楼;之后游武夷,雁荡,天台诸山;溯富春江,至七里泷,登严、谢二台;最后入皖,游黄山白岳以归。一路行来,怀高士古风,览山河胜迹,使之心情渐渐归于安静;烟云浩大,滋养了唐寅的胸怀。
1505年,唐寅36岁了,一日游城北桃花坞,见宋人章庄简别墅旧址,林下清泉,芳草萋萋,遂起了买地筑园的设法。他写信给小扮们,当年的新科进士徐祯卿,愿以所藏宋版书相让,筹筑园之资。不想小徐政治上刚犯了错误,正受降级处分,无力援助。唐寅只好勤恳卖画,两年之后,终于破土动工,架梁立柱,不久,一座花圃别墅桃花庵落成了。可见那时,唐寅的画确是深受市场欢迎的。
听说,唐寅卖画最火的时候,常请老师周臣代笔。姜绍书《无声诗史》记:及六如以画名世,或懒于酬应,每请东村为之。可见,自从唐寅参加职业画家部队后,苏州的艺术市场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学生的风头,很快盖过了老师。究其原由,周臣以为:惟少唐生胸中万卷书耳。
比较唐、周二人的画,除了李日华所言东村工密而苍老,伯虎秀润而超逸,气韵自然区别外,最清楚的不同,是周臣的画中无诗无跋,而唐寅画中,险些幅幅题诗。所谓惟少唐生胸中万卷书,我想周臣的意思是,自己念书不多,不会写诗作跋,当然就卖不过小唐了。言下之意,并不是小唐比自己画得好。
在我看来,唐寅很敏锐的抓住了时代发展的脉搏。这就是我觉得的,在明代中期,产生了以通俗化的文人化为倾向的新艺术潮流。也就是说,在弘治年间经济发财的苏南浙北地域,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不停提高,人民对文化的诉求也日益増长。体此刻对小姐的要求上,不但要悦目,还要有文化。体此刻画上,不但要悦目,也要有文化。详细说来,就是画中除了人物山水外,要有故事,有书法,有题诗,总之花一份钱,要有三、四份的享受。这种在艺术市场中所体现的,全体人民对文化的需求,对周臣这种念书不多,只会题名,最多也就是在山水里,加点人物故事之类的老一辈职业画家,就是劫难性的了。
当然,对唐寅而言,有意识的推动这一趋势,无疑会有效提高自己的影响力和市场份额。所以我们看到大多半的唐寅作品,有高士,有题诗、有故事(从题诗中可知画面典故),画面上一片悠游之境。再加上丘壑纵横,流泉松风,古寺乡村,高隐客话,湖山浩渺,渔樵江渚,如此山水,自然深受险些全民的热爱了。
而这种艺术潮流,其实是把文化作为道具,来满意社会需求的方式,和具有文化探求意义的沈周式具有本质的区别。所以,我觉得,唐寅的艺术道路,所遵循的是一种市场化的方向,而非元四家沈周的精英式路线。
要想在市场中占据主要职位,知名度当然很重要。以唐寅的人生传奇,原来享有极高的知名度。可是吃老本显然不够,还得有与时俱进的新鲜故事,来刺激街头巷议,成为茶余饭后的聊资,和永恒的娱乐主角。以此来理解唐寅的荒诞作为,和放任行径,就比较靠谱了。只管唐寅戏说别人笑我忒风癫,但除了民间传说,我们依然不知道他做了哪些事,以此来流传风骚才子的美名。著名的唐伯虎点秋香的故事,出自项元汴的《蕉窗九录》,但后世根本认定这是一部伪书,所以更无从判定故事的真伪。李舟楫著《明朝那些画家》